新聞線索: 8218666

廣告合作: 8218607

網站首頁 > 副刊 > 正文

天涼好個秋

2019-11-11 19:16:54來源:自貢網分享到

□ 黃 鳥

無邊落木蕭蕭下。

但卻不知道是從什么時候開始的。當然不是日歷上那“立秋”二字,這個節氣實在不能說明什么。秋老虎的日子里是沒有半點涼意。那是街上行人添了衣衫吧。也不一定。現在的人們穿衣多數不會遵循時令的變化,從這里去找答案也是不靠譜的。

就這么找著,一推開窗,對面山上的樹林簌簌作響。隔了這么遠,還聽得清。就這么在窗前站著,驀然想起郁達夫。以及《故都的秋》。“北國的秋,卻特別地來得清,來得靜,來得悲涼”。就這么一句,在當年的中學課本里像是篆煙升了起來,一下子就抓心了。過了好多好多年,人事已然有些滄桑,可還是記得住。比如現在就這么想起了。像極了一份債,無論多久,總要還的。

一定是風。不然我推開窗怎么會聽見那樹林發出的聲音,在天地間竟有些空谷傳響,哀轉久絕的意思。所以我才會想起那篇把秋天寫得涼透了的文章。秋天的風一定該是這樣,吹面不寒的境界在秋天是找不到的。秋風好啊,一吹起來總叫人心里想起些什么。在如今這個吵吵鬧鬧擁擁擠擠的世界里,一陣風能叫人想起些什么,這就是活著的幸福感。于是又想起了魏晉。羨慕那個張季鷹,在洛陽做著官,好好地,突見秋風起,便思幾百公里外吳中的純鱸。于是官職不要,名爵不要,就那么灑灑脫脫地回鄉了。魏晉名士向來讓人捉摸不透,不過張季鷹此舉,卻顯得那么率真,那么可愛。

秋風好啊!

“誰家秋院無風入,何處秋窗無雨聲。”這是林黛玉的秋天,怕也是世間多情人的秋天吧!

一個人多情,不見得都是壞事。在秋天,遇上下雨。雨打了芭蕉,點點滴滴要到天明。就這么坐著,如果學那個宋人趙師秀,約來的人遲遲不至,“閑敲棋子落燈花”,這實在有些大煞風景。不如生一個小爐子,溫一壺老酒。有朋自遠方來當然好。松風煮酒,竹雨談詩,可以把一個秋夜過得很妥帖。要是只有一個人也無所謂。“臥遲燈滅后,睡美雨聲中”。第二天一大早醒來,或許門口已是霜葉滿階了。這些只有一個多情的人在這么一場秋雨里才能夠做得出。“秋風秋雨愁煞人,寒宵獨坐心如搗。”這該是傷透了心的人才寫得出的句子,不是我所說的多情人。

多情人,多情趣也。

住在老屋里是最容易知道秋天來了的。老屋后面就是一片竹篁,立秋過后,數著日子。數著數著,竹葉的青就在數字的變化中發黃發灰。秋風起兮,黃葉紛飛。瓦片上,庭院中,全是那些褪色的竹葉。一葉落而知天下秋。古人是真有智慧。還有就是蟬,聲音也不似夏天那么嘹亮。寒蟬只配凄切聲,這聲音一起來,我就知道秋天真的來了。

秋天來了,江南的大閘蟹肥了。還有錢塘江的秋潮,荔枝灣的殘荷,廿四橋的明月。往北走,香山的紅葉,新疆的胡楊,內蒙古的草原。秋天讓它們有了不一樣的生命意義。這些離我太遠。我只愿意吃到觸手可及的柿子,小紅燈籠一樣掛在干枯的樹枝間,這樹也被點燃了生命。還可以吃到橘子。一剝開黃亮的皮,濕潤潤的清香撲了上來。白色的橘絡包裹肥厚的橘瓣,沒有什么能比得上在清冷的秋天吃一只橘子更有詩意,更有溫情的了。對,就是溫情。因為這也曾是朱自清吃到過的橘子,是他那肥胖的父親穿過鐵道,爬上月臺買來的橘子啊。

唯其在秋天,才能有這些事物,才能有這些話要說。可是我們真的要把所有的話都擱在秋天里說嗎?哪里說得完,又哪里說得透?

欲說還休。

大道至簡,最后還是學學那辛稼軒,對著那天高云淡,嘆一句“天涼好個秋”吧!

手机时时冷热号统计 黑红梅方棋牌 龙王捕鱼2 捕鱼来了官方论坛 河南22选5 游泳健身怎么赚钱 北京11选5 渣土车出了事故还赚钱吗 双色球蓝球遗漏 微乐白山麻将作弊器 好运彩3d 新疆时时彩三星和值走势图 股票配资开户送2000元体验金 网上炸金花赢钱的游戏 qq网球比分直播 动漫周边在淘宝卖的赚钱吗 亲朋棋牌手游大厅官方下载